春蛇崩解

各位伏厨怕不是都石乐志。

Cyano:

这样,我把言论放出来让大家乐一乐。


 


 


 


劳德是世界珍宝其实我觉得不用和被我拉黑这位多争论,他的言论怎么样正常人看见心里都是有数的,为他家徒增黑料罢了


 


沧晗  回复了  zzzzzz一味全盘否定和贬低某个故事或人物,世界非黑即白,无法抓住对方话语重点。说你年幼无知是留了面子。相鼠有皮。(哦?我怎么记得JKR说她笔下没有一个纯然坏人或纯然好人的角色也许除了LV?)


 


我岳父是长江  回复了  沧晗被你爱称啦!!!今天最开森了!!


 


我岳父是长江  回复了  zzzzzz哎呀你完全没有听我说话呀,那就算了吧,看你也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没关系呀,尽管禁闭耳朵吧w


 


zzzzzz  回复了  沧晗一旦无法以言语占上风,就评判对方小学生这一点,非常符合低龄粉丝掐架特性了。顺便不能接受世上有人就是单纯非常非常非常讨厌lv,觉得所有人都必须照顾反派粉的blx这点,也十分低龄了


 


沧晗  回复了  zzzzzzJK的世界已经给予LV公平的结局,所以我没觉得他有哪一点需要我们外人来判决。帮别人回答一下,岳岳和我都是哈吹,但不代表我们能自大到彻底忽略敌人的优点。至少伏地魔学生时代是模范学生这一点就特别适合你学习,不过我觉得世界观还停留在彻底黑白分明的小学生不一定能理解到。(我仍然在好奇一个学生时代就杀人然后十分冷静的制作魂器的人究竟能不能算是你所谓的“模范学生”)


 


zzzzzz  回复了  沧晗哈哈哈哈哈你说哪句话的时候没觉得是在讽刺lv吗哈哈哈哈哈哈


 


zzzzzz  回复了  我岳父是长江不能理解啊,粉一个纯反派,却不能容忍别人讨厌反派,这种心态,恕从未粉过反派的人无法理解。


 


沧晗  回复了  zzzzzz我说那句话是为了提醒你见好就收,不是来给你加戏的。


 


沧晗  回复了  我岳父是长江不用和她继续说下去,我怀疑她就是lo主本人。她说了那么久就是觉得在一个虚幻的“坏人”身上随意发泄是没有任何错误,我们无法改变她的观点。(是的我确实觉得没有任何问题。没有 任何 问题。)


 


我岳父是长江回复 zzzzzz:v不是我的主啊,我的主是破特啊,那前一条留言就用ss来举例好啦,或者代入你本命的任何一位角色,这样能稍微理解一点别人心里的感受了吗?讨厌喜欢都是自己的事呀,但是你的讨厌公然冒犯、踩踏了别人的喜欢,别人要站出来怼你那可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呀。能理解你维护心爱太太的心啦,但是你有这份心爱别人也有啊,伏粉们和你开展的对峙,本质上是一样的。(哇哦,这个我就能懂了。但是麻烦在bb之前看一眼大图右边的字行吗)


 


zzzzzz  回复了  我岳父是长江d一个怂怂的小坏蛋,不说杀人放火,连校园霸凌的本职工作都做不到位,你拿他来类比lv,不觉得侮辱你们主吗😒。顺便我可没粉过d😟。上面金句太好了,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不是坏到一定境地的角色,别人也不会这么讨厌他😉


 


我岳父是长江  回复了  zzzzzz你自然能讨厌啊,但是如果你跩也被人这样画死亡题,希望你在愤怒的时候想想,这也是人家的权利喔——还不是那句话,将心比心吧。


 


lyfp  回复了  lyfp留下优秀的人不对么.杀他们家人了么


 


lyfp  回复了  沧晗本来 就干他们什么事


 


lyfp  回复了  沧晗你.比其他人聪明


 


沧晗  回复了  lyfp谢谢,我是在指责lo主的行为。意思是二次元也不是情绪的发泄地,在踩某角色一事上还需斟酌。他既然想痛殴老伏,那么也当有被老伏粉丝开炮的准备。不能厚此薄彼。


 


国久菌  回复了  lyfp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


 


沧晗  回复了  lyfp……


 


lyfp  回复了  沧晗你凭什么这样说lord就因为 你喜欢救世主么这,样侮辱祂是对的么.(我真的怀疑是哪位胖友为了帮我开了小号装智障…)


 


沧晗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


 


zzzzzz  回复了  劳德是世界珍宝我十分不明白,因为进行同人创作,读者就没有了讨厌一个万恶反派的权利,这还不叫圈管?笑死


 


劳德是世界珍宝  回复了  zzzzzz......这次我真的算是开眼了,原来有些人进行同人创作的目的不是为了给喜欢的角色打call,而且为了殴打别的角色,如果那个角色的粉不小心踩雷看到来挂他们这种肆意黑踩自己本命的行为就是“圈管”。真是什么样的太太有什么样的粉,拉黑了。


 


zzzzzz  回复了  颜僧权这个你可以去问所谓的原出处?我为何要考虑这些?从本lo问卷的标题到每格标题对应的内容,看不出不当使用,这就是我看到的。


 


颜僧权  回复了  zzzzzz所以你也承认这是对这个问卷的一种不当使用了么?


 


渲逼nb


 



  • zzzzzz  回复了  颜僧权奇怪了,我看这么一个图为什么要去找问卷出处,以及请就问卷内标题论

     


  • zzzzzz  回复了  劳德是世界珍宝自以为是的制定二次创作的规则并不允许作者让本应死去的反派去死,我是不懂哪里来的圈管规则。读者连痛殴反派的权利都没有,是因为要照顾反派粉丝的blx吗🙃

     


  • wuli物理物理下面评论的一些太太似乎不明白,我们所执着的在于作者对角色死亡的轻蔑态度,而不真真正正在于伏地魔的死。 看作者lo,看到一句别人发表对教授的态度时她反击的话。你可以不喜欢他,但最好尊重他。
现实与小说不同,毕竟,事情都发生在一个乌有之乡。伏地魔尽了他在书里的职责,也请读者尊重书中的反面人物吧。死,死得其所,而不是死在这样一个除了发泄怨气毫无意义的三十题上。

     

    wuli物理物理"I seemed to have him kidnapped and killed for no good reason. He is not the first wizard whom Voldemort murdered because he knew too much (or too little), but he is the only one I feel guilty about, because it was all my fault." 她曾为一个小角色的死亡而纠结,只因她觉得这是纯粹是随心意的死亡而不是剧情所需的死亡,她滥用了她身为作者的权力。她在完书后,还书中的不少角色死亡致歉。 这是一个很叫人欣赏的态度,在创作中,作者集judge, jury, executioner于一身,这种权力难道可以滥用吗?

     

    颜僧权  回复了  zzzzzz真是不好意思,我在微博上找到了问卷出处,作者在贴出问卷的时候写了【 #角色死亡问卷# 自制一张角色死亡问卷,后妈专用~是后妈就画画画】请没有阅读理解障碍的你好好体会一下。我承认自己确实把你所提出的两个名称看错了,但是请你看看问卷里写的【后妈时间】,然后体会一下后妈这个词应该怎么定义。(哇哦,辛苦了,找的累不累。)

     


  •  


  • wuli物理物理说老实话,对待DH中老伏的死法,我是带着一种极为欣赏的态度去看的。A good death ends a book neatly. 罗琳,干脆利落,追求永生和像凡人一般倒下这样的反差,是角色塑造精妙的一笔。 任何一个认认真真写的小说或同人,反面人物怎么死,死多惨,都不会令人反感。作者达到了意图,读者感受到了文字的暴力美。 Jo对待死亡的态度是非常郑重的。她曾在一段采访中针对某配角的死亡说过这样一段话

     


  •  


  • 劳德是世界珍宝  回复了  zzzzzz我哪里分不清虚拟和现实了?我的观点始终就是“不管角色做了什么,用二次创作的方式黑就是low,这违背了同人创作的初衷”。这不针对角色,而是针对同人创作的底线和粉圈的氛围。我以为对于这一点所有同人圈的人都是有共识的,但现在看来起码这个太太和她的粉丝们是没有的,我也明白为什么你们会自以为站在道德制高点肆意宣泄恶意还洋洋得意了,如果你能说出的都是这种观点那我也不会再回你了(哇哦,同人创作的底线。谁给你的底气说你的底线就是全圈的底线。。)

     


  •  


  • lyfp  回复了  zzzzzz我们爱 祂就好

     


  • lyfp  回复了  zzzzzz创作有什么自由你讨厌祂不行 让我看到 杀你喜欢的又怎样主人是对的

     


  • lyfp  回复了  zzzzzz没有人能追着主人惩罚就.因为祂杀了一些狗凭什么

     


  • lyfp  回复了  zzzzzz祂不是恶人 祂只杀那些反对祂的人你不可以 替他们杀祂

     


  • zzzzzz  回复了  劳德是世界珍宝哦,那你分清虚拟和现实了吗?并且,麻烦摘一下你眼中的同人滤镜,罗琳创作的lv是一个纯粹的、丧心病狂、令人厌恶的反派,读者看完hp对他产生恨意是自然而然的,这证明了罗琳描写的成功。对一个虚拟的恶人,读者愿意用自己的笔去虚拟的惩罚他,这不承担任何道德风险。如果连对虚拟的恶人都没有打落水狗的权利,那何谈创作的自由?顺便提一下,我并非此画手的粉丝。

     


  •  


  • 劳德是世界珍宝  回复了  zzzzzz............为什么这位太太的粉有这么多分不清虚拟和现实的人,开膛手杰克是现实中的杀人犯,伏地魔也是个现实人物吗?你要类比也请拿一个虚拟人物来,也让我看看哪位虚拟人物被别家粉在同人创作里恶意对待粉还不能来掐的来开开眼

     


  •  


  • lyfp  回复了  zzzzzz这些东西一点都不该有没用的麻瓜本来就该死全部 我们有我们的 立场

     


  •  


  • lyfp  回复了  劳德是世界珍宝这些东西一点都不该有没用的麻瓜本来就该死全部

     

    劳德是世界珍宝  回复了  lyfp目瞪口呆jpg,我现在相信你真的脑子有问题了,我不会再回复你了

     

     


  • zzzzzz  回复了  劳德是世界珍宝看到你名字我就笑笑,你在珍宝你劳德的时候有没有想起自己就是他眼中该被清洗的东西🙃。萌反派人物没什么可耻,但萌到自我洗脑觉得全世界都该和你一样注重一个刽子手的人权就需要自己多想想了。至于你说拿各自本命类比,很好啊,比一下就知道有些双标还是有必要存在的。具体的说,对正常人来说,泄愤画死开膛手杰克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但泄愤画虐杀杰克手下受害者或者警察,就需要看看精神科了(我必须给这个妹子打call,太厉害了,这就是我想表达的)

     


  • lyfp  回复了  劳德是世界珍宝凭什么画祂死

     


  • lyfp  回复了  劳德是世界珍宝主人杀人还问魔法部么 他们要找他算帐要那些自以为正义的垃圾活过来当然是一起铲除

     


  • lyfp  回复了  劳德是世界珍宝你应该想办法清理这些人

     


  • lyfp  回复了  劳德是世界珍宝他们画这样就是污辱到主人不然你生气什么你根本不尊重lord 就算没有真的伤害到祂但伤害到祂的形象和存在和正确

     


  • 劳德是世界珍宝  回复了  lyfp以及你分不清虚拟和现实就去好好看看脑子,不要和别人掐架了,免得越掐越疯。

     


  • 劳德是世界珍宝  回复了  lyfp你是不是阅读理解有问题,我说的是别的写手或画手在写死画死地魔时可能是出于剧情考虑,所以我不认为他们这样的做法有问题。但这位画手太太,画死伏地魔完全是为了发泄她的恶意,这种纯粹发泄恨意的同人创作是非常low的。

     


  • lyfp我们什么时候这么窝囊了

     


  • lyfp  回复了  劳德是世界珍宝为什么还跟他们讨论直接去杀了他们再死

     


  • lyfp  回复了  劳德是世界珍宝麻瓜有什么资格不死主人想灭绝的就是你......

     


  • lyfp  回复了  劳德是世界珍宝你是什么东西纯血么

     

    lyfp  回复了  劳德是世界珍宝说什么喜好你根本没有追 祂的资格

     

    lyfp  回复了  劳德是世界珍宝竟然污辱lord出于剧情正常杀人不只是因为我们血液不纯是因为麻瓜该死你要是麻瓜为了主人也应该死一死这世界不需要麻瓜 

     


  • 劳德是世界珍宝  回复了  zzzzzz其次按你的逻辑,不光没有“法律”或者“潜规则”规定不能写死or画死【纯反派】,同样也没有“法律”和“潜规则”规定不能写死or画死原著中其他立场的角色吧,这样的话如果我画一个充满恶意的你的本命的死亡十题并打作品tag你是不是也没有资格来掐我呢。如果你认为是我无话可说,如果你认为不是,我只能劝你做人不要太双标。

     


  • 劳德是世界珍宝  回复了  zzzzzz首先请你分清出于剧情需要的,正常的写或画角色死亡内容和出于恶意宣泄性的写或画角色死亡内容之间的区别。

     


  • zzzzzz另外问卷上写的是【最喜欢的角色死法】,不是【最喜欢角色的死法】,中文博大精深,麻烦阅读理解有障碍的细心体会。

     


  • zzzzzz我就奇怪了,原作中的【纯反派】、【刽子手】、【政治倾向几可比拟纳粹】并且【最终挂了】的角色,哪条法律或者潜规则规定不能写死or画死他了?是要给个玫瑰花下长眠的场景才能符合某些经过同人美化脑补的心理吗?

     


  • バカ............有点过了,太太(噢,好的,我会注意。)

     

    颜僧权在原问卷上写了【最喜欢的角色的死法】的情况下画手太太还拿这个画对家,我不懂这是一种怎样的精神。

     

    劳德是世界珍宝  回复了  横刀桃苏苏萌cp萌出神经病,这位画手太太的精神状态看了真让人可怜(哇哦…不知道该如何回复,但我确定我还是一个精神健全五美四好的新世纪青年。)

     

    横刀桃苏苏哇这种夹带黑泥的产出也是肥肠令人作呕了(您可以不看啊,我这不是都说了是为了抒发恨意)


【2016绿间生贺】生日惊喜

打call!

時泗:

8:00A.M.
【今天第一名的星座是——巨蟹座!!虽然是第一名,但今天的早晨也许会有些霉运。但没关系!只要带着今天的幸运物——自己年龄的蜡烛,就会清扫早上的霉运,幸运满满的一天就来到门前了哟!!那接下来的是……】
“居然……没来。”
在换好校服洗漱完后,从房间的窗子望向家门口,平日笑嘻嘻骑着板车的乐天派笨蛋居然也会缺席。
“今天和成哥哥居然没来诶,哥和我一起坐电车吧www”
“我拒绝。”
“那哥打算一直在这等吗?全勤奖就可能拿不到了哟。”绿间眉头一皱,很不情愿的跟着妹妹走向车站。
车水马龙的街头,人头攒动的车厢,这些都令绿间感到不适。这使他怀念起坐在板车后座,并悠然喝着小豆汤的早晨。
8:30A.M.
终于到了学校,绿间一进校门就看到了停在一旁的板车。什么啊,明明骑了板车却没有来。绿间脸上的黑线越来越明显,气场强大到令旁人绕道而行。
“呜哇怎么回事,明明是大夏天却一阵寒颤。”教室里后脊发凉的高尾连打了几个喷嚏,望向后面空荡荡的座位,“但愿小真不要生气啊……虽然不太可能吧。”果然,满脸黑线的绿间走进教室。“高尾,你……”话未说完,上课铃就响起了。绿间瞪了高尾一眼,就不得不坐回座位准备上课。
11:30A.M.
很奇怪。真的很奇怪。
平时一下课高尾就转过头与绿间絮絮叨叨的说些无关紧要的小事,虽绿间表面上嫌弃这些,但一旦没了这必要环节就感到身边太过安静而不适应。
现在到了中午,高尾来了一句“抱歉小真我有点紧要的事不能跟你一起吃午餐了真的很遗憾难得我妈今天做了泡菜却吃不了我回来的时候会带小豆汤的请放心真的很抱歉小真!!!”“谁想吃泡……”高尾炮语连珠说完一段不带标点符号的话后,连绿间的话都没听完,就冲出了教室。而且不知有意或是无意,连便当盒都没带上。
正打算跟上高尾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时,走廊上早就不见他的身影。绿间看向手中捏的有些变形的蜡烛,难道晨间占卜也有不灵的时候?不可能,只是高尾太反常而已。嗯。
3:00P.M.
“啊……终于上完课了。”高尾一边伸懒腰说着。
高尾不止一次推荐绿间上完课后伸懒腰,但每次绿间都是瞟了一眼高尾就没说什么了。好吧,还是有在碎碎念说“为什么啊明明这样很舒服小真你也不要太拘束自己啦要适当放……”“闭嘴,高尾。”
然而今天这每天的日常对话居然没有进行。
“抱歉啦小真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下帮忙跟宫地前辈他们说一下我晚点到啦!”“我说这到底是……”再一次没听绿间的话就冲出教室。这什么事要花这么多时间去完成?果然是不尽人事的家伙。
“啊对了,”高尾突然探个头来“大坪前辈说今天四点时再到体育馆,就是这样小真拜拜等会见!”“高尾!”“嗯……嗯?怎么了小真?”“如果一个小时后不能给我个解释的话……”“我知道了小真真的很抱歉!!!”第三次冲出了教室。一天内没有听绿间说完话且冲出教室,这是以前的高尾想都没想过的情景,也令绿间有些懵了。
为什么大坪前辈不在昨天的训练说?难到是高尾在整人?不可能,他没有这个胆量。各种想法交错在一起,就算捧着书本也看不进内容。
而且他中午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带小豆汤。这是最让绿间感到不爽的一点。
4:00P.M.
绿间站在大门紧闭的体育场外,没有推门进去。
真是太奇怪了。
先是高尾一连串的反常,再是现在居然没有拍打篮球的声音,球鞋摩擦地板的声音,宫地前辈训诫偷懒的后辈的声音,全都没有。这不只是使绿间感到诧异,更是惊恐了。
推开大门,里面一片漆黑。过了两秒,绿间耳边突然一阵炮响“绿间生日快乐!!”拉炮喷出的彩带落在一脸懵逼的绿间身上,灯也在这时都亮了。眼前看到的是一个超长的横幅,横幅上写着大大的“绿间真太郎生日快乐!!”几个字,队员以及同学们的赠言,和场内到处挂着的彩带,还有队员们一脸计划成功后兴奋的脸。
“啊抱歉我来迟了!!!蛋糕店不知为何今天非常多人啊排队排了好久……咦已经开始了吗??!?没看到小真惊喜的表情真是太遗憾了……总之,蛋糕还是成功的带回来了,三层的超——大蛋糕wwwwww”
“高尾,你就是为了弄这些?”
“嗯是啊,大家一起策划的,准备了一周呢!很棒是不是!!为了不被发现我们隐藏的很辛苦呢wwww”其实超明显的啊,这么反常的各种行动。
“只是个生日而已,才……才不需要这样。”眼眶微红的绿间把头偏到一边,“……谢谢。”
“出现了——!傲娇的王牌大人!”
“……喂喂,刚才有谁录像了吗,那表情真的是太难得了。”
“啊啊我忘记开相机了!真是大失误!!”
“高尾——!!要你这鹰眼有什么用啊!!用压路机从你身上碾过啊!!!”
“宫地前辈放过我啦!你看我不是带了蛋糕回来吗,快吃吧快吃吧!”
绿间看着队员们打闹成一团,嘴边挂起一抹笑容“喂喂不要玩什么幼稚的奶油……”话未说完,一抹嫩白的鲜奶油被涂抹到绿间的脸上。绿间青筋暴起“高——尾——!!”“呜哇小真我错啦一抹奶油而已不要这么生气吧!”高尾成为众人的攻击对象,这些也都是后话了。


PS:结果高尾还是忘了带小豆汤。


第一次写文献给了大本命wwww感觉还是写的不好,跟流水账似的orz……

依澜ELER:

我终于拿到了板子,从此再也不想指绘(不是)

来自居流桑@把戏与扫帚 的点图!

“恭喜!想看学生时期坐在窗台上看魔药书的斯内普!”

好的!给你一只好好学习,努力当上院长的文艺青年!

无脑
作为给 【你可能进了假的有求必应屋吧】(上)这篇文 红心的小天使们的礼物quq(哪门子鬼礼物)
总之还是想要小红心和批评建议!quq
那什么这篇文的链接在评论区,臭不要脸地求看【……】

你进的是假的有求必应屋吧〈上〉

        德拉科和哈利急需有时间转换器,现在,立刻,马上!他们一点儿也不想在有求必应屋再待下去了。
        七月,校园里的树茂盛过了头。树们挨个站着,叶子多得几乎要碰到彼此,像是绿色的小山,叶子们拥挤着,推搡着,在夏风吹拂下发出细碎的笑声。如茵的草地也泛起浅浅的浪,那些稍高点的杂草晃得比较厉害,像是跳舞,而那些小小的白花含着笑意低下了头。内敛而恬静地站在那里。
    太阳给大地洒下了明媚而温暖的日光。而大树撒下了一片片荫蔽。其实清凉咒不能再好用,但男女巫师们还是喜欢在树底下聚聚。那种树荫特有的若有若无的隐秘感和诗意,让它成为夏日里休息,谈天,学习,尤其是谈恋爱的最受欢迎的去处。一眼望去,没有一棵树底下是空的,除非,这棵树的打人柳。
        好吧,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在上课的时候,比如现在。空中只是浮着植物们那种轻飘飘的细碎的谈话声。
        什么?它们是高等魔法生物,当然会说话,但只是在有人的时候,它们更偏向于保持沉默。现在讨论声渐渐大了起来,有些个儿高挑些的草甚至兴奋地捧腹弯腰。然而,远处独立站着的那棵最大的树此时却一言不发,并不是不合群,只是——树上有人。
        德拉科.马尔福在那枝叶的隐蔽中舒服的靠在那上面,他解开了封喉的领扣,松了松他的领带,好吧,逃课不是他喜欢干的事——但该死的,占卜课和格兰芬多一起上?梅林知道他看见波特就烦躁的不行,尤其是最近,难道是因为夏天?想到这里。他给自己又来了一个清凉咒。
他闭上眼睛,哼了一个响鼻:波特真是太烦人了,即使他是站在那,什么也没做——天知道梅林给了他什么擅长惹他生气的魔法!
        他闷闷哼了一声,然而底下传来了脚步声,他噤了声,坐起身来,扶着身边粗壮的树干,他偷偷地从枝叶交叠的缝隙中往下看出去,就像他经常做的一样,他企图看到一些有用的信息——狡诈的马尔福。
        他的眉头突然攥紧了,手指几乎抠进了树枝 ——一个乱蓬蓬的黑色脑袋!老树不满意的晃了晃,发出了沙沙的响声,正好掩盖住了他那声低沉的,狠狠的“哈利·波特!”
        树下的巫师疑惑的转过头张望,他的脸现在终于能被看见了,那幅样式老旧的圆框眼镜泛着雾气,以至于看不清他翠绿的眼底,他的脸红彤彤的,头发比往常还要乱,散乱的支棱着,好像被气哭了似的——“哦,不,他不会哭的,拜托,他是大名鼎鼎的救世主,黄金男孩——圣人波特!”德拉科嘲讽地想到。
        哈利站了一会儿,“我好像听到了马尔福的声音”他想着,然而他认为一定是幻听。便用力甩了甩头,企图把马尔福从脑海里甩出去,梅林知道他现在有多不想见到马尔福——为了他正在逃的这节荒谬的占卜课!
        让我们把时间拨回到上课前:“罗恩,有求必应屋最近听说是很奇怪,会莫名其妙关人,特别是情侣。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依我看我们最近最好都不要去那儿。”赫敏边走,边对她左边的罗恩说道,然而罗恩和她右边的哈利一样,都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我简直不敢相信,占卜课和斯莱特林一起上,还有更糟糕的事吗!”罗恩边打哈欠边抱怨,哈利也是几乎闭着眼睛走路,愤愤地附和道:“没有了,兄弟。占卜课加斯莱特林,我宁可被关禁闭!”
        “嘿!你们俩!”赫敏对他们没有听自己说话有点生气,但她还是拉着两个男孩的袍子,加快了脚步“上课要迟到了!我可不想在斯莱特林面前再丢分!”
        哈利慢吞吞地扫环视了教室,惊喜地发现马尔福居然没来!他的心情好了许多,尽管他一点也没看出来水晶球和漂浮的树叶预示着什么。
        “亲爱的,你看到了什么?”特里劳妮又在用那轻飘飘的声音作弄玄虚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哈利有点生气地想,他呼地一下站起来,突然间有了个好主意。
        “我看见……我的死对头,他似乎……”哈利张口就开始胡诌,反正马尔福不在。
        “他似乎——?很好,亲爱的,继续。”特里劳妮镜片后那双大得出奇的眼睛期许地看着他,哈利咽了口唾沫,继续胡诌:
        “呃,他似乎……坠入了爱河。”话音刚落,学生们就开始叽叽喳喳地讨论,赫敏用眼神指责他:“哈利,你不该这样乱说的。”然而罗恩在她身后赞许地看着他,还点了点头,竖起了拇指。他仿佛看见了他们下课后又会因此起争执——我真的不想再当你们的和事佬,他无奈地想。
       “和谁?”
       “啊?”
       这就尴尬了,他并不想得罪任何人(他固执地认为“德拉科.马尔福”就是骂人话),他盯着那片静静地浮着的茶叶,不得不承认:“对不起,我不知道。”
       特里劳妮示意他坐下,“很大的进步,亲爱的。”她直起身子,准备发表“天目”的所见。她用怜爱的口气说道:“唉,孩子,树叶的尖端指向你啊,这还不明白吗……是你啊!”
       如同爆米花机“轰”的一声巨响,哈利感觉他的脑袋炸了,而周围同学们的窃窃私语也像爆米花一样瞬间膨胀起来,教室瞬间很喧闹:每个人都在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 他面前是罗恩张成“O”的嘴巴和赫敏铜铃似的眼睛上高高吊起的眉毛。他转过头,扎比尼、克拉布、高尔正一边奋力拉住帕金森,一边向他投来鄙视的目光,而帕金森的样子狰狞得像是要吃人。
       “啪嚓”纳威的水晶球掉在地上,碎了,哈利落荒而逃。
       这就是为什么他现在不在教室了!该死的马尔福——他居然会因为马尔福翘课!
       恋爱?让特里劳妮见鬼去吧!
       他气哼哼地走了,把草地踩得咚咚闷响,泥点溅到了他的鞋子和新买的袍子上。
       “波特看起来很生气。”看着哈利离去的背影,德拉科腹诽道“太令人高兴了,我一定要看看他那副落魄样。”于是他偷偷溜下了树,东躲西藏地尾随哈利来到了有求必应屋。
          哈!波特进屋连门都不关,他看着哈利进了屋,忙不迭的跟了上去,一进门就被哈利踹门的巨响吓了一大跳“啊!”
        “马尔福!你居然跟踪我!?”哈利猛的转过头,看起来气急败坏,刚刚那居然不是幻听!但该死的,他居然没有在意。他蹭蹭蹭走到德拉科面前,怒视着德拉科灰蓝色的眼睛“你这无耻的——滚开!”
        德拉科苍白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红色,但他故意扬了扬头,拖长语调道:“我很在意你?波特,是你自己要凑过来的——我可没有想挽留你!”说完还挑衅的挑了挑眉。
        天知道哈利有多想打这白貂,但哈利不说,“滚开!”他不耐烦的离开德拉科,和这白貂谈恋爱还不如去和罗恩舌吻!呕(他想到这突然觉得很恶心),突然,他愣住了“我日,门呢?”
        面前没有门,只有一堵白墙。德拉科巡声望过来,脸色也突然变得煞白。
        “都怪你,臭白貂/死疤头!”他们黑着脸,同时说出一句话。然后又同时想:有求必应屋会有时间转换器吗?

LMSS所谓情人节前夜一定要下雨

        LMSS  — — 所谓情人节前夜一定要下雨
        雨下着,在窗子上敲打着,凝成一条条水流滑下来,可以预见雨后窗子下面会积聚新的黑色污垢。毕竟房主平时根本没有抹窗子的习惯。烹煮魔药也让窗子染上不光亮的颜色。即使在这个时候,屋内那几口坩埚依旧在不停地冒着热气。
         “咚。”门清晰地、沉闷地、确切地响了一下。在空气里搅起一阵风,很快又陷入沉寂,没过一会儿,响起了轻而急促的脚步声。
        “进。”然后门锁啪嗒一声开了。然而门外的来客并不着急进来,他慢悠悠地说:“西弗,难道你没有一块像样的地毯吗。噢,抱歉,我想是的。但我猜你会介意我这么湿淋淋地走进来然后弄脏你的地板——”
        “闭嘴,马尔福。”好的,漂亮地堵上了那个聒噪的人的嘴巴,呃实际上他迟疑了一下走了进来,一边嘟囔着完成了他没有说完的话:“——如果这还能被称为房子的话。”
        “你的愚蠢和无聊让我大开眼界,马尔福。”目光顺着他的鹰钩鼻滑倒来者身上:鞋边上沾了污泥,甚至连袍角都有,浑身都湿了,水还顺着他铂金色的长发往下滴着。 在他的记忆中,这位姓马尔福的学长从未如此狼狈过,他总是把自己打扮得非常得体,极其气派。今天却连个避水咒都不施,真是不可思议。
        “唔。西弗。你要知道这能显示出诚意和尊重。”卢修斯脸上依旧挂着他那份假笑,轻快地踱步,在小小的房间转着。
“马尔福,只是一个小小的咒语就……”斯内普看着他淌在地上的水,恼火地说道。然而那个家伙更加过分,直接坐在他的床上。
        “马尔福!”
        “嘘,冷静,西弗。只需一个小小的咒语——”依旧是那欠揍的假笑。“说起来.我湿透了,又冷,你不打算给我换件衣服?”
        西弗勒斯抬头看着他,他的脸确实比平时更加苍白,于是挥挥魔杖把他和床一并清理了。又给他施了个保暖咒。
        卢修斯脸上闪过一秒失望,但他故作愉快地说:“西弗?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吗?”然后立刻被扫了一个倒挂金钟,“啪嗒。”他兜里的东西摔在了地上。
        西弗勒斯蹲下身去,“蜂蜜伯爵巧克力?”他心里想着,喉头滚动了一下,他的肚子这时候才有了点反应,他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吃晚餐——事实上午餐都还没有吃呢,为了那魔药。
        想到这他迅速站起身来又回到烟雾中,盯着那几口锅转察看进度。
        噢,该死的马尔福。要是这些魔药出了什么岔子,他可饶不了他。
        卢修斯眨了眨眼睛。这位学弟对魔药的痴情真是让他难以理解——“我还被晾在这那。”话刚说出口他就径直摔在了这位好学弟的床上。他不得不说,他学弟其实很心善,虽然这床其实硬得和地板没差别。
        “西弗。如果想要一起过夜大可以去我家。说实在的,宿舍的床都比这软。”他看到他学弟像他走来了(他鼻梁很高。在他的眼侧撒下阴影,让他的眼神更加阴邃)此时他眉头紧蹙,嘴巴抿成一条线,看样子是要给自己来一个“神锋无影”——“西弗!冷静点!我还没说正事呢!”他急忙说,虽然说他肯定会在这之后给自己治疗,但真够疼的。
        于是他高兴地看到好学弟一脸不情愿嘟囔着收起了魔杖,他从地上捡起巧克力把包装纸撕开,然后掰出一小块强硬地塞进学弟的嘴里,他感觉撞到了牙齿,应该不会很疼的,嗯。
        这确实太烦人了,西弗勒斯本来想给这个聒噪的学长一个恶咒,但是巧克力在舌尖融化了,甜甜的,他甚至感觉到有一股暖流在流进身体里,他不禁着迷于这种感觉。贫穷让他没什么接触巧克力的机会,而且他总是把仅有的一点钱都花在魔药上了。
        “你的正事就是让我陪你吃巧克力?”西弗勒斯把巧克力解决之后,又挑起眉头作出一副嫌弃的样子。“不,是你在吃。”卢修斯把剩下的巧克力一把塞给他,又慢悠悠地说:“明天,陪我去霍格沃德。”
        “霍格莫德?”他皱起眉头。
        “是的。明天陪我去蜂蜜伯爵。”
        “你的正事真只是要我陪你吃巧克力?这种浪费时间的事情你还是找别人陪你干吧。”
         “不,主要是那边也有卖一些魔药。我需要你帮我一起去看看,”卢修斯顿了顿“你知道的,那些奸商有不少假货——但要是遇到那种真货……”说着还用期许的眼光看着他。
        西弗勒斯看起来有些为难,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鞋:“同意书的签名我可没办法。”
        “所以你现在可以和我一起去了吗?”卢修斯从内袋掏出一卷纸递给他——是他的表格,奇迹般的还在确认栏签上了他家长的名字!“不要问为什么,只是一些小——手段。”卢修斯朝他眨了眨眼睛。
        他现在不得不有点激动了。嘴角扬起了些弧度,高兴的看着那张纸,不知道说些什么。
        卢修斯看着他,稍微俯下身子,愉快地轻声说道:“现在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然后他得到了一个微笑。
       “咳,时间不早了,我得走了。”卢修斯整理了下大衣,掏出了魔杖。“还有,西弗,”他顿了顿,看着他的学弟还带着愉快的眼神看着他“我可没有叫你斯内普,这不公平。”于是这个坏心眼的家伙高兴地看着他的学弟的脸上泛起微红。
        最后西弗勒斯还是极其不情愿,极其别扭地小小声叫了他一声“卢修斯”,幻影移形前一秒他憋着差点没笑出来——他可爱的学弟绝对不会记得明天是情人节的。

情头,只画了小火的那一半,冰的有心情再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