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蛇崩解

LMSS所谓情人节前夜一定要下雨

        LMSS  — — 所谓情人节前夜一定要下雨
        雨下着,在窗子上敲打着,凝成一条条水流滑下来,可以预见雨后窗子下面会积聚新的黑色污垢。毕竟房主平时根本没有抹窗子的习惯。烹煮魔药也让窗子染上不光亮的颜色。即使在这个时候,屋内那几口坩埚依旧在不停地冒着热气。
         “咚。”门清晰地、沉闷地、确切地响了一下。在空气里搅起一阵风,很快又陷入沉寂,没过一会儿,响起了轻而急促的脚步声。
        “进。”然后门锁啪嗒一声开了。然而门外的来客并不着急进来,他慢悠悠地说:“西弗,难道你没有一块像样的地毯吗。噢,抱歉,我想是的。但我猜你会介意我这么湿淋淋地走进来然后弄脏你的地板——”
        “闭嘴,马尔福。”好的,漂亮地堵上了那个聒噪的人的嘴巴,呃实际上他迟疑了一下走了进来,一边嘟囔着完成了他没有说完的话:“——如果这还能被称为房子的话。”
        “你的愚蠢和无聊让我大开眼界,马尔福。”目光顺着他的鹰钩鼻滑倒来者身上:鞋边上沾了污泥,甚至连袍角都有,浑身都湿了,水还顺着他铂金色的长发往下滴着。 在他的记忆中,这位姓马尔福的学长从未如此狼狈过,他总是把自己打扮得非常得体,极其气派。今天却连个避水咒都不施,真是不可思议。
        “唔。西弗。你要知道这能显示出诚意和尊重。”卢修斯脸上依旧挂着他那份假笑,轻快地踱步,在小小的房间转着。
“马尔福,只是一个小小的咒语就……”斯内普看着他淌在地上的水,恼火地说道。然而那个家伙更加过分,直接坐在他的床上。
        “马尔福!”
        “嘘,冷静,西弗。只需一个小小的咒语——”依旧是那欠揍的假笑。“说起来.我湿透了,又冷,你不打算给我换件衣服?”
        西弗勒斯抬头看着他,他的脸确实比平时更加苍白,于是挥挥魔杖把他和床一并清理了。又给他施了个保暖咒。
        卢修斯脸上闪过一秒失望,但他故作愉快地说:“西弗?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吗?”然后立刻被扫了一个倒挂金钟,“啪嗒。”他兜里的东西摔在了地上。
        西弗勒斯蹲下身去,“蜂蜜伯爵巧克力?”他心里想着,喉头滚动了一下,他的肚子这时候才有了点反应,他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吃晚餐——事实上午餐都还没有吃呢,为了那魔药。
        想到这他迅速站起身来又回到烟雾中,盯着那几口锅转察看进度。
        噢,该死的马尔福。要是这些魔药出了什么岔子,他可饶不了他。
        卢修斯眨了眨眼睛。这位学弟对魔药的痴情真是让他难以理解——“我还被晾在这那。”话刚说出口他就径直摔在了这位好学弟的床上。他不得不说,他学弟其实很心善,虽然这床其实硬得和地板没差别。
        “西弗。如果想要一起过夜大可以去我家。说实在的,宿舍的床都比这软。”他看到他学弟像他走来了(他鼻梁很高。在他的眼侧撒下阴影,让他的眼神更加阴邃)此时他眉头紧蹙,嘴巴抿成一条线,看样子是要给自己来一个“神锋无影”——“西弗!冷静点!我还没说正事呢!”他急忙说,虽然说他肯定会在这之后给自己治疗,但真够疼的。
        于是他高兴地看到好学弟一脸不情愿嘟囔着收起了魔杖,他从地上捡起巧克力把包装纸撕开,然后掰出一小块强硬地塞进学弟的嘴里,他感觉撞到了牙齿,应该不会很疼的,嗯。
        这确实太烦人了,西弗勒斯本来想给这个聒噪的学长一个恶咒,但是巧克力在舌尖融化了,甜甜的,他甚至感觉到有一股暖流在流进身体里,他不禁着迷于这种感觉。贫穷让他没什么接触巧克力的机会,而且他总是把仅有的一点钱都花在魔药上了。
        “你的正事就是让我陪你吃巧克力?”西弗勒斯把巧克力解决之后,又挑起眉头作出一副嫌弃的样子。“不,是你在吃。”卢修斯把剩下的巧克力一把塞给他,又慢悠悠地说:“明天,陪我去霍格沃德。”
        “霍格莫德?”他皱起眉头。
        “是的。明天陪我去蜂蜜伯爵。”
        “你的正事真只是要我陪你吃巧克力?这种浪费时间的事情你还是找别人陪你干吧。”
         “不,主要是那边也有卖一些魔药。我需要你帮我一起去看看,”卢修斯顿了顿“你知道的,那些奸商有不少假货——但要是遇到那种真货……”说着还用期许的眼光看着他。
        西弗勒斯看起来有些为难,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鞋:“同意书的签名我可没办法。”
        “所以你现在可以和我一起去了吗?”卢修斯从内袋掏出一卷纸递给他——是他的表格,奇迹般的还在确认栏签上了他家长的名字!“不要问为什么,只是一些小——手段。”卢修斯朝他眨了眨眼睛。
        他现在不得不有点激动了。嘴角扬起了些弧度,高兴的看着那张纸,不知道说些什么。
        卢修斯看着他,稍微俯下身子,愉快地轻声说道:“现在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然后他得到了一个微笑。
       “咳,时间不早了,我得走了。”卢修斯整理了下大衣,掏出了魔杖。“还有,西弗,”他顿了顿,看着他的学弟还带着愉快的眼神看着他“我可没有叫你斯内普,这不公平。”于是这个坏心眼的家伙高兴地看着他的学弟的脸上泛起微红。
        最后西弗勒斯还是极其不情愿,极其别扭地小小声叫了他一声“卢修斯”,幻影移形前一秒他憋着差点没笑出来——他可爱的学弟绝对不会记得明天是情人节的。

评论(1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