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蛇崩解

你进的是假的有求必应屋吧〈上〉

        德拉科和哈利急需有时间转换器,现在,立刻,马上!他们一点儿也不想在有求必应屋再待下去了。
        七月,校园里的树茂盛过了头。树们挨个站着,叶子多得几乎要碰到彼此,像是绿色的小山,叶子们拥挤着,推搡着,在夏风吹拂下发出细碎的笑声。如茵的草地也泛起浅浅的浪,那些稍高点的杂草晃得比较厉害,像是跳舞,而那些小小的白花含着笑意低下了头。内敛而恬静地站在那里。
    太阳给大地洒下了明媚而温暖的日光。而大树撒下了一片片荫蔽。其实清凉咒不能再好用,但男女巫师们还是喜欢在树底下聚聚。那种树荫特有的若有若无的隐秘感和诗意,让它成为夏日里休息,谈天,学习,尤其是谈恋爱的最受欢迎的去处。一眼望去,没有一棵树底下是空的,除非,这棵树的打人柳。
        好吧,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在上课的时候,比如现在。空中只是浮着植物们那种轻飘飘的细碎的谈话声。
        什么?它们是高等魔法生物,当然会说话,但只是在有人的时候,它们更偏向于保持沉默。现在讨论声渐渐大了起来,有些个儿高挑些的草甚至兴奋地捧腹弯腰。然而,远处独立站着的那棵最大的树此时却一言不发,并不是不合群,只是——树上有人。
        德拉科.马尔福在那枝叶的隐蔽中舒服的靠在那上面,他解开了封喉的领扣,松了松他的领带,好吧,逃课不是他喜欢干的事——但该死的,占卜课和格兰芬多一起上?梅林知道他看见波特就烦躁的不行,尤其是最近,难道是因为夏天?想到这里。他给自己又来了一个清凉咒。
他闭上眼睛,哼了一个响鼻:波特真是太烦人了,即使他是站在那,什么也没做——天知道梅林给了他什么擅长惹他生气的魔法!
        他闷闷哼了一声,然而底下传来了脚步声,他噤了声,坐起身来,扶着身边粗壮的树干,他偷偷地从枝叶交叠的缝隙中往下看出去,就像他经常做的一样,他企图看到一些有用的信息——狡诈的马尔福。
        他的眉头突然攥紧了,手指几乎抠进了树枝 ——一个乱蓬蓬的黑色脑袋!老树不满意的晃了晃,发出了沙沙的响声,正好掩盖住了他那声低沉的,狠狠的“哈利·波特!”
        树下的巫师疑惑的转过头张望,他的脸现在终于能被看见了,那幅样式老旧的圆框眼镜泛着雾气,以至于看不清他翠绿的眼底,他的脸红彤彤的,头发比往常还要乱,散乱的支棱着,好像被气哭了似的——“哦,不,他不会哭的,拜托,他是大名鼎鼎的救世主,黄金男孩——圣人波特!”德拉科嘲讽地想到。
        哈利站了一会儿,“我好像听到了马尔福的声音”他想着,然而他认为一定是幻听。便用力甩了甩头,企图把马尔福从脑海里甩出去,梅林知道他现在有多不想见到马尔福——为了他正在逃的这节荒谬的占卜课!
        让我们把时间拨回到上课前:“罗恩,有求必应屋最近听说是很奇怪,会莫名其妙关人,特别是情侣。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依我看我们最近最好都不要去那儿。”赫敏边走,边对她左边的罗恩说道,然而罗恩和她右边的哈利一样,都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我简直不敢相信,占卜课和斯莱特林一起上,还有更糟糕的事吗!”罗恩边打哈欠边抱怨,哈利也是几乎闭着眼睛走路,愤愤地附和道:“没有了,兄弟。占卜课加斯莱特林,我宁可被关禁闭!”
        “嘿!你们俩!”赫敏对他们没有听自己说话有点生气,但她还是拉着两个男孩的袍子,加快了脚步“上课要迟到了!我可不想在斯莱特林面前再丢分!”
        哈利慢吞吞地扫环视了教室,惊喜地发现马尔福居然没来!他的心情好了许多,尽管他一点也没看出来水晶球和漂浮的树叶预示着什么。
        “亲爱的,你看到了什么?”特里劳妮又在用那轻飘飘的声音作弄玄虚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哈利有点生气地想,他呼地一下站起来,突然间有了个好主意。
        “我看见……我的死对头,他似乎……”哈利张口就开始胡诌,反正马尔福不在。
        “他似乎——?很好,亲爱的,继续。”特里劳妮镜片后那双大得出奇的眼睛期许地看着他,哈利咽了口唾沫,继续胡诌:
        “呃,他似乎……坠入了爱河。”话音刚落,学生们就开始叽叽喳喳地讨论,赫敏用眼神指责他:“哈利,你不该这样乱说的。”然而罗恩在她身后赞许地看着他,还点了点头,竖起了拇指。他仿佛看见了他们下课后又会因此起争执——我真的不想再当你们的和事佬,他无奈地想。
       “和谁?”
       “啊?”
       这就尴尬了,他并不想得罪任何人(他固执地认为“德拉科.马尔福”就是骂人话),他盯着那片静静地浮着的茶叶,不得不承认:“对不起,我不知道。”
       特里劳妮示意他坐下,“很大的进步,亲爱的。”她直起身子,准备发表“天目”的所见。她用怜爱的口气说道:“唉,孩子,树叶的尖端指向你啊,这还不明白吗……是你啊!”
       如同爆米花机“轰”的一声巨响,哈利感觉他的脑袋炸了,而周围同学们的窃窃私语也像爆米花一样瞬间膨胀起来,教室瞬间很喧闹:每个人都在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 他面前是罗恩张成“O”的嘴巴和赫敏铜铃似的眼睛上高高吊起的眉毛。他转过头,扎比尼、克拉布、高尔正一边奋力拉住帕金森,一边向他投来鄙视的目光,而帕金森的样子狰狞得像是要吃人。
       “啪嚓”纳威的水晶球掉在地上,碎了,哈利落荒而逃。
       这就是为什么他现在不在教室了!该死的马尔福——他居然会因为马尔福翘课!
       恋爱?让特里劳妮见鬼去吧!
       他气哼哼地走了,把草地踩得咚咚闷响,泥点溅到了他的鞋子和新买的袍子上。
       “波特看起来很生气。”看着哈利离去的背影,德拉科腹诽道“太令人高兴了,我一定要看看他那副落魄样。”于是他偷偷溜下了树,东躲西藏地尾随哈利来到了有求必应屋。
          哈!波特进屋连门都不关,他看着哈利进了屋,忙不迭的跟了上去,一进门就被哈利踹门的巨响吓了一大跳“啊!”
        “马尔福!你居然跟踪我!?”哈利猛的转过头,看起来气急败坏,刚刚那居然不是幻听!但该死的,他居然没有在意。他蹭蹭蹭走到德拉科面前,怒视着德拉科灰蓝色的眼睛“你这无耻的——滚开!”
        德拉科苍白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红色,但他故意扬了扬头,拖长语调道:“我很在意你?波特,是你自己要凑过来的——我可没有想挽留你!”说完还挑衅的挑了挑眉。
        天知道哈利有多想打这白貂,但哈利不说,“滚开!”他不耐烦的离开德拉科,和这白貂谈恋爱还不如去和罗恩舌吻!呕(他想到这突然觉得很恶心),突然,他愣住了“我日,门呢?”
        面前没有门,只有一堵白墙。德拉科巡声望过来,脸色也突然变得煞白。
        “都怪你,臭白貂/死疤头!”他们黑着脸,同时说出一句话。然后又同时想:有求必应屋会有时间转换器吗?

评论(14)

热度(59)